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开放,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上午09:00-11:00(10:30停止入馆)

   下午13:00-16:00(15:30停止入馆)

 
通背拳史(二)
市场价 : 0.0
介绍

一、通背原始母拳

1884年山东武术名家张开元来大连,在庄河设馆传授通背原始母拳。

张开元师傅精通猴拳、鹰爪拳和通背拳,由于年代较远,其习武的经历已无从查考。据《庄河县志》记载,张开元师傅在庄河八年的教拳生涯中,最先传授的是通背拳,1889年后开始传授猴拳和鹰爪拳。张开元传授的通背拳是通背拳的原始母拳,该拳是中国有文献记载最古老的通背拳,正如前边我们所介绍的,明朝抗倭将领戚继光为抵御日寇入侵,邀请武当道人张松溪等武术家,帮助训练戚家军,当时共有少林、武当,以及各门派共16个拳种,形成了戚家拳,后来由戚继光加以融合,编写了著名的武学经典《纪效新书》。张松溪所传的“六路”和“十段锦”,一直传到清朝初年。张松溪传叶继养,叶继养传单思南,单思南传王征南,王征楠传黄百家,黄百家为了使六路和十段锦流传下来,著《内家拳法》详细记录了六路和十段锦的练法、特点及歌诀。

但是,自黄百家之后,文献再没有关于六路和十段锦的流传情况,因此大多数武术史家均认为:“除了单思南传了二代到黄百家外,其余均未见传人,故无法了解单思南师兄弟传下的内容,单思南这支到了黄百家已绝种。”(见颜紫元《怀庆府通背——天下武艺总源》)李昌、张云龙在《精武》2009年第四期撰文说:“从黄百家之后,此门功夫又潜无踪迹,三百年来未尝一闻。”然而令人震惊的是,六路和十段锦这一通背母拳,并没有在黄百家之后绝种,我们在进行大连市武术挖掘整理工作中,在调查收集资料时发现,在距黄百家二百多年后的1884年,山东拳师张开元师傅把通背原始母拳传到了大连庄河。

《庄河县志》记载了当年张开元教拳时,传给弟子们的原始通背母拳35字歌诀:“斫削斜磕靠,掠逼抹芟敲,摇摆撒镰嚣,兜搭剪分挑,绾冲钩勒跃,兑换括起倒,压发插删钩”。这与二百年前黄百家在《内家拳谱》中所记载“六路”和“十段锦”的三十五种手法完全相同,一字不差。在那个年代如果不是黄百家再传弟子的亲传,这35字歌诀是不会在庄河地方文献中出现的。原始通背母拳的特点是讲究以静制动,以柔克刚,步法灵活,两臂闪摆劈掼,钻翻拧转,变化多端,招式连绵相随,源源不断,别具一格。

张开元收徒甚严,亲传的徒弟不多,其主要亲传弟子是庄河著名拳师徐鸿飞,该拳在庄河的大多数习练者,都是由徐鸿飞再传。1894年在张开元离开庄河两年后,徐师傅独立开设武馆,继续教授传播原始通背母拳。他严格秉承师训,武馆设立五不传门规,即“好斗者不传、酗酒者不传、好淫者不传、骨弱者不传、轻露者不传”。这同黄百家《内家拳法》中所记载“五不传”门规是一脉相承的。《内家拳法》记载,其师王征南“有五不传:心险者、好斗者、狂酒者、轻露者、骨柔质钝者。”这与《庄河县志》中记载的张开元所立门规完全一致,应当说这决不是巧合,这是本门世代相传的祖训。

这些都充分说明自黄百家以后,通背原始母拳一直没有中断传播,只是由于多种原因,史料没有记录下来而已。在徐鸿飞师傅的传授下,庄河习练通背原始母拳者甚众,从1894年,到20世纪30年代,徐师傅先后授徒近千人,为通背拳在大连地区的传播打下了基础。但是,由于多种原因,后来会此拳的人渐渐少了,目前在大连几近失传。但是,这一传播历史,为我们探索原始通背母拳自黄百家以后流传的脉络,具有极为重要的参考价值。我们将进一步开展深入调查研究,挖掘原始通背母拳在大连传播的历史。

总之,大连地区发现通背原始母拳传播的历史,对中国近代武术史的研究具有重要意义,对重新研究中国通背拳的传播和发展历史,有着巨大的参考价值。

二、少祁派软手通背拳

20世纪初,河北武术名家王茂田、吴振东等陆续来大连,设馆授徒,传授少祁派软手通背拳。

王茂田(1883——1953年),河北省霸县陈庄户村人,出生在武术之乡,自幼习武,少年时拜通背拳名家张友春为师。张友春是山西人,早年练习洪洞通背拳,并且精通形意拳和八卦掌。年轻时随父亲到河北经商,由于酷爱武术,在其父亲过世后,便卖掉商铺,不再经商,专习武术。拜少派祁氏通背拳的开创者祁太昌为师,专习少祁派通背拳,是祁太昌53岁后教的三个弟子之一。王茂田拜张友春为师后,眼界大开,练习更加刻苦,武功进步很快,是河北有名的青年拳师。

1908年,王茂田接到一个师兄的来信,让他速到大连。当时的大连刚刚开埠,从四面八方来务工、经商、闯码头的各种人物云集,鱼龙混杂,时常为了争夺地盘、商业利益大打出手。他的这位师兄,就是因为与人竞争被对手打伤。王茂田当年25岁,血气方刚,来大连后见师兄被人打了,不由分说前去找那人说理。对方也是练家子,而且势力很大。见面后话不投机,二人便动起手来,双方经过比试后,对方就在当时的“永善茶园”(现宏济大舞台)找了调解人,并设“十三太保宴”赔礼,从而了结此事。调解人张田池是当时社会上的头面人物,1900年曾任大连公议会公议处统领(绰号池爷),率领800人维持社会治安,他十分欣赏王茂田的武功,执意留王茂田在大连住下,并聘请他在永善茶园帮忙镇场。因为当时社会很乱,戏院又是三教九流聚集的场所,经常有人借机闹事。盛情难却,王茂田考虑后答应并在永善茶园安顿下来。永善茶园是当时华人开的最大戏院,国内很多京剧名角来此献艺,票房极好。时间长了,王茂田与社会各界人士也有了一些交往。一位经营印刷业的刘先生,主动把一些印刷设备送给王茂田,帮他开了一家印刷所。印刷所最初的主要业务,就是印刷永善茶园的戏报。王先生后来成为大连印刷工会成员,即源于此。

1909年,王茂田决定开一家武术馆,并征求了张田池的意见。张田池不仅是武术爱好者,而且武功造诣很深。如果没有让人信服的功夫,在那个年代想当公议处统领,管理800名巡丁恐怕是难以胜任的。张田池对成立武馆非常支持,并且出资赞助王茂田在武汉街(现昆明街)租赁了万和洋行的七间中式旧房(前四后三),开设了南山武馆,是大连市内最早的武馆之一。

南山拳坊建立以后,受到了人们的欢迎,到拳坊学拳的人很多。拳坊的教练是王茂田先生,王王先生教授的是少祁派软手通背拳。武馆经营的很顺利,1920年,河北霸州功力拳大师李茂春(人称霸州李)因事来大连,王茂田与他都是霸州人,老乡相见倍感亲切。王茂田对李茂春的功力拳非常欣赏,就邀请李茂春到南山拳坊教授功力拳。两人的合作非常愉快,于是决定进一步合作。在王茂田先生的倡导主持下,对现有的武馆进行改造,联合大连其他门派的拳师,扩大教学范围,加强武学研究,并于1921年6月18日成立了南山武术研究会。南山武术研究会是中国东北地区最早建立的武术研究组织之一,对大连武术的发展,起到了推动作用,而且对东北,乃至中国近代武术的发展都产生了积极影响。




正是由于王茂田在当时大连武术界的地位和影响,1921年1月大连中华青年会武术部成立时,王茂田荣任武术部聘请的五位教练之一。

王茂田思想开阔,眼光独到,为人仗义而无门户之见,宅心仁厚,乐于助人,朋友送其绰号“赛孟尝”。其交游甚广,只要是武林同道来连,他总是有求必应,管吃管住,走时也给足盘缠,因此很多人都在南山武馆留下武技作为纪念,这是各派武技在南山武馆汇集的原因。

1932年,安慈敏、李瑞亭重新修建永山茶园,后更名为宏济大舞台。王茂田先生便在刘屯小山(现中山公园)买下一座宅院,并将张田池老人接到家中赡养。在此期间为没有成家的大徒弟们安排好婚事、生计以及后面一切事物,并将南山武馆交由大弟子赵培起、二弟子邓根立代管,自己退到幕后指点。王茂田先生为人重义气,对帮助过自己的人、对众多弟子、对乡里乡亲都十分照顾。从霸州来的的相亲和武林同道到大连,有困难王茂田都出手相助,至今在霸州乡亲中还流传着“王茂田,盖京南”的话,不仅是说他的武功精湛,更说的是他的道义和人品。

吴振东,河北霸州北苑口村人,著名少祁派软手通背拳大师。他最初师从杨喜,后拜张友春为师,与王茂田是师兄弟。吴振东武功造诣很深,具有很强的技击能力,年轻时在河北已经很有名气,至今还有关于他的传说。冯秉顼先生《苏桥通背纵横谈》一文介绍:北苑口村的通背传人吴振东的武功已经化境,据说他发功时,苍蝇落在手上飞不出去。空手击人,能将人击出丈外。一年冬天,有个南方拳师登门拜访,二人切磋技艺,首先比试凳子功,吴振东将头和脚搭载两条长凳上,中间悬空,两个时辰不动,南方拳师甘拜下风。但是年轻人争强好胜,比输后心里不服,还要在比试一下其他功夫。只见南方拳师双脚跃起,身轻如燕,手持一把钢刀,逼向吴振东,一招紧似一招,把吴振东逼到了墙角下。就在吴振东没有退路的情况下,那位拳师用力将尖刀向吴的小腹刺去。只见吴振东脚尖点地,一个旱地拔葱,身体弹起六七尺高,令南方拳师心服口服。吴振东没有介意那人用的杀手,后来二人成了朋友。

关于吴振东的传说还有很多,但有一些未必真实。如传说他收徒弟的特殊方式,以及打伤打残很多因为开武馆没有事先拜他的拳师。等等。吴振东1912年左右来到大连,在王茂田的帮助下,1913年吴振东在王茂田工作的永善茶园附近,现民主广场一个院落里开了一间武馆,传授少祁派软手通背拳。吴振东教拳以实战技击为主,不善套路。由于他功力深厚,实战能力强,在大连武术界有很大影响。后来吴振东因为打了日本人,朋友们担心日本人报复加害,劝他出去避一避。就这样吴振东于1938年秋天离开大连,先到天津,之后回了老家河北。据说吴振东回到河北后没有再收徒弟,武术界的朋友为之惋惜。吴振东在大连教过的徒弟很多,主要有韩鹏尧、刘树楠、戚本东、戚振卿等。武术名家王子章也曾跟吴振东学习过。

三、白猿通背拳

早期在大连传授白猿通背拳的拳师是刘恩泉先生。下面是刘恩泉先生习武照。



刘恩泉,河北文安县人,著名白猿通背拳师,早年拜老祁派通背拳名师蒋承烈为师学习通背拳,蒋承烈是老祁派第三代传人王庆云的弟子,艺成后外出寻师访友,武功日益精纯。1921年来到大连,不久去了丹东。在丹东设馆教授白猿通背拳。刘恩泉所授白猿通背,与北京牛街所流行的白猿通背不同。1938年秋季,刘师傅又回到大连,在现民主广场电业局变电所院内教拳,其主要徒弟有温树成、顾文山等。1953年,刘恩泉师傅离开大连,随儿子去了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