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时间:每周二至周日开放,周一闭馆(法定节假日除外)

   上午09:00-11:00(10:30停止入馆)

   下午13:00-16:00(15:30停止入馆)

 
通背拳史(三)
市场价 : 0.0
介绍

四、五行通背拳

修氏五行通背拳是近代著名武术家,在大连教授少祁派通背拳实践中,以摔拍穿劈钻五种掌法为基础,以明堂功、老拆拳为框架,吸收了太极、八卦、形意等拳种的精华,所创立的新的通背拳流派。五行通背拳在大连的习练者甚众,现已传承了七代,是大连地区最具代表性的拳种。大连之所以有“通背城”、“通背窝子”之称,主要是因为大连习练五行通背拳的人众多所致。

 

修剑痴(1882—1959年),原名修毓丰,字燕侬,号剑痴,满族,祖籍河北省固安县修辛庄,以号行于世。 修剑痴自幼家境殷实,习文尚武,与那个时代大多数读书人一样,希望走科举进身之路。但是时处清朝末年,国家贫弱,列强环伺,甲午战败、八国联军侵华,打碎了他的梦想。于是弃文从武,走上了习武报国之路。

1899年,修师开始在燕北一带访求名师,先拜河北新城县新桥镇通背拳大师李恒(又称李大恒,是大枪李忠的弟子)为师,学习二十四式筑基的大架老祁派通背拳及器械,使其对通背拳及其发展的脉络有了认识。修剑痴跟随李恒师傅学习一年多老祁派通背拳,由于他刻苦勤练,为日后发展通背拳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不久,李恒师傅因事外出,便将修剑痴介绍给少祁派通背拳的创始人祁太昌的得意弟子许天和。有文献记载,李恒师傅有个亲戚在八国联军侵入北京时被杀,李恒此行是去北京参加抵抗八国联军的斗争,自知凶多吉少,于是将徒弟遣散。李师傅这种抵御外辱英勇赴死的精神,对少年修剑痴产生了重要影响。告别李师傅,修剑痴带着李师傅的介绍信到新城县许家营,拜在少祁派通背拳创始人祁太昌得意弟子许天和门下。他在许天和的指导下,学习三十六式筑基、六合小架少祁派通背拳。修剑痴更加刻苦,加上天资聪慧,悟性极高,武艺日日精进,深得五行通背拳之真谛。出师后,修剑痴首先来到武林精英汇聚的京津一带,寻师访友,与武林高手进行切磋,增长见识,博采众家之长。特别是其师叔张友春在形意拳和八卦掌方面给予的指导,对他产生了重要影响,为他发展五行通背拳打下了理论基础。

1920年前后修剑痴来到大连,当时的大连,由于日本殖民统治当局采取种族隔离政策,人为地将东关街以东规划为日本人商业及生活居住区,东关街以西规划为中国人居住区。时称东大连、西大连。另外在沙俄对大连进行殖民时期,就已经形成的四大贫民窟有寺儿沟、香炉礁、石道街、穷汉岭等,居住的都是来连务工的中国贫民。上世纪20年代,以小岗子(今北京街)为中心的中国人商业区已经形成。这里的居民大多是从山东、河北来务工、经商,以及闯关东来的民众,很多人是武术爱好者,为开武馆提供生源条件。经过考察,1920年,修剑痴在西岗区平顺街56号(解放后定的街名)创建了“大连通背武馆”,开始了在大连30多年的武术教学生涯。关于修剑痴来大连开办拳坊的经过,有几种不同说法,由于涉及大连早期武术史的一些问题,故开列如下:

一种是书剑子在《大连老拳坊—缅怀燕北大侠修剑痴》中说:1920年,修剑痴从沈阳来大连,对大连的情况进行了初步考察,又走访了河北拳师高玉春等同乡,高玉春告诉他,大连尚武之风很盛,开武馆没问题。这样使修剑痴下了在大连开武馆的决心,于是在平顺街56号租了一处90多平米的房子,开设了通背武馆。

一种是韩美香等在《五行通背拳名家韩鹏尧》一文中说:1915年秋天,修剑痴从沈阳到大连寻找好友吴振东,经吴振东引见,修剑痴住在韩鹏尧家。韩鹏尧的父亲韩作官也是武林中人,是吴振东的朋友。当时修剑痴是想去沈阳发展,在韩、吴的建议下,于是决定在大连开武馆,当时武馆就设在韩家大院。

还有一种意见,是赵宝安在《五行通背拳史述要》一文中所说:修剑痴约1917年到大连,在西岗区东关街韩鹏尧家落脚,以教少祁派通背为主。

再有一种说法是王世江先生在《大连五行通背拳》一文中介绍的:说修剑痴刚到大连时,有个朋友是螳螂拳名家姜化龙,姜化龙见修剑痴想在大连教拳,就把自己的拳坊和徒弟都给了修剑痴,他自己回山东老家了。修剑痴从此开始在大连的教拳生涯。

五行通背拳宗师修剑痴珍贵习武照


以上几种说法提供了修剑痴在大连开武馆的三个时间,即1915年、1917年、1920年,同时还涉及到几位早期来大连传播武术的重要人物高玉春、吴振东、姜化龙等。之所以出现如此歧义,主要是年代久远,缺乏史料记载,一些当事者记忆有偏差。现将几种说法暂时存疑,以备进一步考证。

1932年,湖南省主席何键在主持湘政期间,大力提倡中国武术,曾先后两次在省内举办国术考试,为了公平起见,从全国邀请了十位著名武术家当裁判,修剑痴应邀成为十位裁判之一。这次擂台赛当时在全国武术界产生了很大影响,湖南等地的多家报纸作了报道。由于修剑痴高超的武功,及深厚的武术理论基础,圆满地完成了裁判工作,因此得到湖南武术界的认可,在裁判工作结束后,修先生被聘为荣誉少将军衔武术教官。在湖南工作期间,他广泛地接触了两湖、云贵、四川等地的武林人士,对南方的各拳种流派有了深入了解,为五行通背拳的发展提供了养分。修剑痴开始对少祁派五行通背拳进行改造。

说起修剑痴先生改造少祁派五行通背拳,还流行一种说法,即认为通背拳不讲套路,学生不愿学,以及在日本统治时期,为了不让日本人学到操法,故用套路去应付。这种说法可能有一定道理,但是更重要的是,这时期修剑痴经过云游各地,寻师访友,与众多南北武林高手切磋技艺,深入了解了南北各门派的武功渊源,对武学有了新的更高的理解和领悟。更确切地说,参加此次裁判工作是修剑痴改造祁派通背拳的最直接和最大的动因,因为这次裁判给他带来了极大的震动。湖南民国年间搞了两次国术考试,第一次是1931年9月27日—29日,第二次考试是1932年10月1日—5日。第二次考试和第一次一样,也是散手对抗,不分级别,以打擂台的方式进行。参赛的选手共有400多人,来自湖南全省,每个县选拔3—5人,另外湖南国术训练所和军队技术大队各派人员参加。此次共邀请了全国武术名家10人,有修剑痴、杜心五、王润生、郑佐平、刘百川、黄凤歧、唐树德等人。大会规定,倒地为输。经过4天的比赛,由预赛、复赛到决赛,层层淘汰,最后共选出30名优胜者。令人吃惊的是,考试结果30名优胜者中,竟有29名是国术训练所和技术大队的选手,前三名优胜者,全是湖南国术训练所的学生。而来自各县的选手,都是优中选优,哪一个都是练了十年甚至二十年武术的练家子。去年(1931年,国术训练所和技术大队没参加)考试的前三甲选手中,没有一个榜上有名。

这些练了十年以上武术的选手,输给国术训练所练习不到一年的学生,让人们大感意外。对此,浙江省国术馆副馆长、本次比赛特邀裁判郑佐平在《国术会刊》上撰文进行了评论:“各县选手,无一不具有十年以上之苦功,只以方法错误,以致落后。于此可知国术重在术字,苟练习不得其术,虚实不分,阴阳莫辨,故难以取胜。各县选手得此番经验,必将恍然觉悟,前此所练之非术,而汲汲以图改善。”

通过此次裁判工作,使修剑痴对武学有了新的认识。为教学所需,1933年修剑痴编写了《五行通背拳普》。1935年前后又将《论法部》《研术部》《击法部》合成一书,名为《五行内功通背拳谱》,也是对改造通背拳的尝试。到1953年他的《祁氏五行通背拳》成稿,基本上完成了对祁派五行通背拳的改造和创新,形成了系统的修派五行通背拳技术和理论体系。修剑痴之所以能够改造发展祁派通背拳,一个重要条件是他对老祁派和少祁派通背拳都非常精通,如果没有对祁派通背拳历史发展深入的了解,想对通背拳进行改造,那是万万做不到的。正因为他看到了祁派通背拳的不足之处,于是才开始用科学的方法加以改造。他对老祁派和少祁派通背拳中动作和内劲练习规律相近的拳势加以归并,创编出全新的练功势法规则。以六路站状、六路行状十二总法为筑基,并在此基础上创编了通背拳、通背功、通背掌,以及大连环、小连环诸多套路,形成了通背拳既有功法又有操法,还有演手的拳术体系,丰富了五行通背拳的内容。同时,改变了通背拳器械没有固定套路,表演时现组织套路的历史,创编了奇形剑、断门枪、通背54刀等器械套路。

修剑痴真迹《体育极轨》

修剑痴对五行通背拳的改造,首先是从科学的训练方法入手,重点加强内功的修炼。他在《祁氏五行通背拳谱》第一章开宗明义指出:“通背它并不是门派,它乃是锻炼的法则。通就是通达的意思,背就是人的脊背,所以始在于背,力由背发。由背通于肩,肩通肘,肘通腕,腕通手,手通眼,眼通心,心通神,神通意,意通胆,胆通气,气通血,血通筋,筋通力。背向下通于腰,腰通胯,胯通膝,膝通足,足通步,步通身。周身通用之力,原由于足,通于腰贯于背,探背松肩贯达于掌、手背与指梢,全体内外贯通一气,放长击远。这就是通背的原则。”这个原则阐述了通背拳内功练习的基本原理,明确了手眼身法步的科学训练方法,与通畅气血、强壮筋力的相互作用规律,指出只有用科学的方法训练,才是达到“全体内外贯通一气”的最佳途径。基于这个原则,修剑痴创编了六路站状和六路行状筑基功法,对祁氏通背拳做了全新的改造,形成了通背拳的一个新的势法体系。正如他在《祁氏通背拳谱》第三章“通背拳术势法的基础”中所说:“通背拳的创造系宗旧折新,法则变更以散势化为整式,融会贯通,合成六路通背拳术,”任何一个流派的产生,都是从方法改变开始。        

以往通背拳都称谓“通臂拳”,现在通称“通背拳”,这是由修剑痴先生改的,目前已得到了武术界的认可,在当代中国辞书中均称 “通背拳”。通“臂”和通“背”虽然只是一字之差,但已经将传统通背拳的象形取意,转化为现代科学的训练方法。进而,修剑痴运用中国传统阴阳五行学说,对五行通背拳的基本原理进行了新的界定,并以此作为指导五行通背拳势法创新的理论基础。他说:“通背的基本要领是势法理,所谓势法,欲求其精,必须阐明原理,以理推术,可深明运转变化之道,悉知养气练气之学,极尽动静虚实之妙。”就是说科学的训练,必须是在科学的理论指导下进行的。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含有朴素的辩证法,是古时人们认识事物的方法。应当说阴阳五行学说,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事物变化的规律。修剑痴运用这一理论来分析总结通背拳的运动规律,建立其五行通背拳理论体系,应当说是对祁派通背拳理论的一大突破。《拳谱》第七章说“夫阴阳之变化,乃出入动作之变化。    

所谓阴变阳,阳变阴,正变反,反变正,明变暗,暗变明,出变入,入变出,进变退,无形变有形,有形为之动,无形为之静。静以变动,动以变静,静则逸,动则应,动静内分,虚实则柔急缓,虚能变实,实能变虚,柔可变刚,刚可变柔,缓随变急,急随变缓,此之谓随机应变,变化无穷也。”通过分析通背拳势法中阴阳的变化的规律,五行的生克相互作用,以及它们之间的转化,对提高通背拳的技击水平,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由传统阴阳五行思想形成的全新通背拳理论,极大地丰富了五行通背拳的内容。需要说明的是,此前有些论著把五行通背拳理解为只是五行掌(摔拍钻劈穿)之间的相生相克,这是不完整的。

修剑痴在大连传播五行通背拳30多年,是五行通背拳的一代宗师,他卓越武功得到了武术界的高度称赞,有燕北大侠之美誉。他一生弟子众多,一批弟子在国内外享有盛誉,为中国的武术事业做出了贡献。修剑痴在教学工作中,不仅传授给弟子武功,还教育弟子习武的者的道德准则。在他编写的通背拳拳谱中,多次告诫弟子:“世间九流百派皆有其登峰造极之质,惜世人志意薄弱,不能发勇猛精进心,艰苦卓绝心,每于身心性命之学,尚业辍于半途,即不克达超神入化左右逢源之境,何况此技击末技乎。”就是说人有惰性,意志不坚,很多事情半途而废,正如《诗经》所说“靡不有初,鲜克有终。”练武的人半途而废者更多。所以,他督促告诉弟子学武术要“有恒,始终坚持,一刻不能间断,否则就要前功尽弃。”      

对学有所成的学生,教导他们要“能善自韬匿,毋炫己之长以骄人,毋暴己之气以凌人,如斯而后可以养德。”正是由于修剑痴在技术上,在道德上给弟子很高的要求,因此才培养出众多优秀弟子,如高绍先、韩鹏尧、王耀庭、王九经、王宝君、沙国政、王之和、刘泊泱、王侠林、薛仪衡、成传锐、林道生等在国内外有影响的武术家。

据统计自他到大连开办武馆以来,教授的弟子及再传弟子达数千人之多,遍及东北和山东、江苏等地。很多传人在国内外各项比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还有的在国内外各级学校、武馆传授五行通背拳,为中国武术走向世界做出了贡献。

修剑痴作为一代武术宗师,有高深的武学修养,在武学理论上多所建树,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武术理论体系,开创了少祁派修氏五行通背拳,为中国武术运动的发展贡献了毕生精力。  

全国解放后,他应邀参加了第一届国家民族体育运动会,并表演了五行通背拳的操法,受到了广泛的称赞。1957年,应人民体育出版社之邀,撰写了《武术教范》一书。他编创的“奇行剑”、“断门枪”在上个世纪50年代,被列为全国武术规定套路。其弟子成传锐已经将上述剑、枪套路编辑成书,正式出版,在中国武术界产生很大影响。